观点:郝海东对归化认识狭隘 非体育精神良好传播者

郝海东

郝海东 郝海东

  文章来源:有马体育

  国足名宿郝海东接收《北方人物周刊》采访时发表了自己对归化的看法。当看到那句“如今搞的归化球员,一点血缘都不,这也很恐怖”时,我第一反映是有些不敢相信,由于它看上去和范志毅那句名言太相像了。两个月前范志毅说,“高拉特他们都不中国血缘,中国球员站一排都不会唱国歌,有意思吗?”郝海东和范志毅不都是“大炮”吗?大炮和大炮怎么能说同样的话呢。

  果真郝海东讲得更近了一步。他解释说,“我们一向强调“龙的传人”,文明自傲,你要积厚流光,你要屹立于全国民族之林,结果为了一届全国杯,你就把归化的人弄上。”

  1

  郝海东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存在顶尖水准的球员,他长期以来对中国足球热心批判,也往往一语中的。郝海东一句“为了一届全国杯,你就把归化的人弄上”,一针见血提炼出了意志部门千年不变的“即插即用”的逻辑,“为了XX,就XX”,这种简略粗暴确实是一种急功近利。如郝海东所说,中国足球发展过程中最大特性就是急功近利。

  郝董对归化这一驾御的目的性提出质疑是很好的,也是很犀利的,但联系上下文就发现他对归化的认识真实是有些狭隘。“龙的传人”“文明自傲”,单看这些用词还认为是康辉老师在抖音上那些慷而慨之的讲话。归化和文明自傲,又有甚么
关系呢?进不了全国杯不是自傲不自傲的问题,就是实力水平的问题。难道一只鱼腩国家队,就有文明自傲了?

  在不会唱国歌的德国队以及早已黑又硬的法国队给出无数例子以后,还执着于血缘,就有点食古不化了。平凡的国家主义者贝肯鲍尔已经怒批勒夫的国家队不会唱国歌,缺乏德意志精神,但勒夫坚决不强硬地要求他那一众来自巴西的、波兰的、土耳其的先生们,学唱皇帝四重奏。国家、民族、血缘不该成为一个国家足球发展过程中的桎梏。自由精神比国家队精神大一点,球员自由选择,国家队开心容纳,岂非是更全国化的足球?

  同时,在一个安康的足球环境里,归化和青训也不矛盾,同样是发展足球的长久之计。成功的归化政策,同样可认为一个国家的足球文明带来转变,就像巴西裔球员德科转变葡萄牙那样。中国足球也需求德科,如足球评论家张晓舟所言,德先生,科先生。

  多一点有德有科之士何尝不好。

  2

  若批判不自由,则赞誉无意思。这个信条,也适用于郝海东。

  在《北方人物周刊》的采访中,郝海东一向说自己从事的足球是国内职业化程度最高的运动,并以此为傲。这么多年来,他也一向站在体制外,以一种批判者的姿态出现。他称呼那帮将竞技压力转移到球员身上的官员为孙子,他痛心疾首地说,自己跟那些操纵比赛、败坏从业者、破坏行业的人不共戴天

  郝海东用他持之以恒的批判,用他的舆论连续塑造出一种张力。这种张力,也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力。必须非常认可而且观赏他的这种姿态,但我们不克不及只有情怀。当我们评价他的舆论时,不克不及光看其态度和热情,还要看他的观念、认知,看他的价值观究竟有甚么
养分。在这个意思上,郝海东的血缘论与他批判的体制完全一致。

  3

  郝董的足迹和生意已经踏进海之东了,他在西班牙买房,儿子在西班牙踢球,但他的见识还停留在祖国的山之东。

  前英格兰国脚,利物浦著名主教练比尔・香克利说过,“有些人把足球视为攸关死活的小事……请你务必相信,人们对足球的热中度还远高于此。”不如化用一下这句话送给郝海东,“有些人把国家队当做民族面门的小事,请你务必相信,人们对足球的热中度远高于此。”

  这让我们想起一件旧事。2002年全国杯,郝海东和巴西球星卡洛斯交换完球后,走到更衣室就把球衣扔了。事后他说,我又不是卡洛斯的球迷,我不收藏球衣的爱好。但卡洛斯一向把郝海东的球衣保存在博物馆里。

  多年来,郝海东一向对中国足球热心提议,他表现得非常有个性,也非常有勇气,但说的话通常差点养分,不够现代,也不够凋谢。某种程度上,他是一个善言者,敢言者,但并不是现代体育精神的良好传播者。

  要承认古董的价值,但古董要更有价值,需求现代的包浆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heeconomybd.com